正文部分

《散原精弃诗编年笺注稿》:1081

1081-1

崝庐写触现在

益春如灵蛇,仅及践其尾(1)。悠悠变气候,岁月迅流矢(2)。桃杏杂海棠,缀花心所美(3)。几日摇春风,飘落烂泥滓(4)。蜂蝶枉攀寻,饮恨吾与汝(5)。祇许作丛竹,蔽檐上蝼蚁(6)。纷飞翠色禽,啁啾盈两耳(7)。鸣蛙夜逾喧,鼓吹亘百里(8)。拥酌凭栏干,山气压复首(9)。猿猱挂木杪,星斗宿岩里(10)。眩眼燐火乱,开阖到神鬼(11)。从知阳世世,不值一杯水(12)。

【笺注】

         陈三立在崝庐,触景生情,感叹益春归速,花完善泥;夜间虽景致颇佳,但也是燐火乱飘,顿生人生短暂,产生与李白同样的,吟诗作赋,不如一杯酒有价值的感叹。

(1)“益春”二句:美益的春天如灵行的蛇,仅仅能踩到它的尾巴!

“灵蛇”,灵行的蛇。唐贾岛《赠僧》:“乱山秋木穴,里有灵蛇藏。“

(2)“悠悠”二句:飘然而往,气候就转折了,岁月敏捷,如乱飞的箭!

“悠悠”,飞舞貌。《诗·幼雅·车攻》:“萧萧马鸣,悠悠旆旌。”

“流矢”,乱飞的的箭。《礼记·檀弓上》:“圉人浴马,有流矢在白肉。”

诗的前四句,写益春归往,岁月如箭。首二句的描写,尤见其体悟深切,而笔法灵行,亦如“灵蛇”。

(3)“桃杏”二句:桃花、杏花同化着海棠花,点缀着鲜花,是吾的心所认为美的。

(4)“几日”二句:几日来春风摇曳,花瓣飘落,腐烂在泥土里。

(5)“蜂蝶”二句:蜜蜂蝴蝶啊,徒然地搜寻,吾和你们相通心怀遗憾。

“饮恨”,抱恨含冤。南朝梁江淹《恨赋》:“自古皆有物化,莫不饮恨而吞声。”此指抱憾。

从第五句“桃杏杂海棠”到第十句“饮恨吾与汝”,写春归花落化泥,令人饮恨抱憾。

(6)“祇许”二句:只赞许成丛的青竹,遮盖了屋檐,蝼蚁攀爬上来。

“祇许”,只称许。宋释重显《寄送疑长老》:“现在高步钱塘境,只许灵山个老人。“

(7)“纷飞”二句:纷纷飞来的翠色幼鸟,啁啾鸣叫,足够两耳。

“啁啾”,鸟鸣声。唐王维《黄雀痴》诗:“到大啁啾解游扬,各自东西南北飞。”

从第十一句“祇许作丛竹”到第十四句“啁啾盈两耳”,写从竹、翠禽,尚有不满。

(8)“鸣蛙”二句:蛙鸣到了夜里更加喧嚣,像演奏音乐的乐队,膨胀到百里。

“鼓吹”,演奏乐弯的乐队,比喻蛙声。语出《南齐书·孔稚珪传》:“门庭之内,草莱不剪,中有蛙鸣,或问之曰:'欲为陈蕃乎?’稚珪乐曰:'吾以此当两部鼓吹,何必期效仲举。’”

(9)“拥酌”二句:吾拥杯而饮,凭靠着栏干,山间的云雾矮垂又升首。

“拥酌”,抱着酒杯而饮。拥,保持。此当指拥杯,捧杯。

(10)“猿猱”二句:猿猴挂在树梢,星斗在山里住宿。

“木杪”,树梢。南朝宋谢灵运《山居赋》:“蹲谷底而长啸,攀木杪而悲鸣。”

从第十五句“鸣蛙夜逾喧”到第二十句“星斗宿岩里”,写进夜凭栏饮酒所见夜暮景象。

(11)“眩眼”二句:醒目的磷火乱飘,如门似的开关,似乎有神鬼来到!

“眩眼”,光芒醒目。宋郑刚中《五更醉卧》:“眩眼增花知轻醉,幼窗攲枕梦春耕。“

“开阖”,开启与闭相符。《老子》:“天门开闔,能为雌?”

“神鬼”,“神鬼莫测”之省,事情极诡秘,神鬼也难推想。形容谁也推想不出。明罗贯中《三国演义》第八十七回:“诸将皆拜伏曰:'丞相机算,神鬼莫测。’”

(12)“从知”二句:吾从此清新在这人阳世,吟诗作赋,真是万言不如一杯水!

“不值”句,语出唐李白《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:“吟诗作赋北窗里,万言不直一杯水。”一杯水,指一杯酒。

诗的末了四句,写及磷火,感叹人生匆促,吟诗作赋,正不如眼前的一杯酒有价值!正与唐李白同慨。

Powered by 英超超级联赛直播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